首页 > 新闻速递

高等职业院校教学工作应如何开展

  “这些长官真是疯了!”   几乎算得上史无前例,9月16日,西班牙七百余名市长突然一起跨上街头,身上佩戴市长绶带,手里高举标语、旗帜――甚至手铐,想要获得机会和政府正式“分手”。   他们是来自西班牙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的712位市府一把手。   事情缘起于即将在10月1日举行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独立公投,该区的948个市镇中,有700多个市镇跃跃欲试,开始设立投票站、招募志愿者,市长上街头为投票摇旗呐喊,希望由加泰罗尼亚民众决定自己是不是西班牙人、加泰罗尼亚是不是主权国家;但西班牙政府则认为独立公投违反宪法,勒令停止,并要求地方检察官一个个警告市长们“小心行事”。   正式投票还没开始,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便已爆发一场场地方与中央的对峙,尽管对于许多加泰罗尼亚人而言,公投早已“迟到千年”。   “那是我们的根”   几天前,9月11日,加泰罗尼亚首府、著名的旅游城市巴塞罗那天气晴朗,下午5点,大批民众举着象征着独立的“孤星旗”从四面八方涌上街。   这天是加泰罗尼亚的民族日,从2012年起,该地区每年都要举行大规模集会游行。   当天,游行民众先为8月17日巴塞罗那恐怖袭击的死伤者默哀1分钟,接着主办单位播放被加泰罗尼亚人视为“国歌”的《收割者》,人们激动地大声唱和。   加泰罗尼亚为争取独立的步伐,已迈出数百年。但今年的集会似乎有特殊的含义――9月6日,加泰罗尼亚议会投票通过了相关法案,决定在10月1日举行独立公投,公投只有一??问题:“你希望加泰罗尼亚成为一个独立的共和国吗?”   对“独派”而言,这是关系着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而对西班牙当权者而言,这似乎是该国近四十年来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之一。   接近17点14分时,主办单位开始倒数计时,游行即将开始。人们逐渐挤满巴塞罗那的两条主干道,一横一竖聚满街头后,慢慢形成一个加号――这个加号有着特殊的含义,是“选举十字”人体街景符号,在西语里这个十字有“更多”的意思。   之所以选在17点14分,是因为这四个数字对于加泰罗尼亚人而言也有着别样的含义。   “我们在这一天表达身为加泰罗尼亚人的意愿,同时缅怀过去,那是我们的根。”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卡勒斯?普伊格蒙特说。   加泰罗尼亚本是阿拉贡联合王国内的一个亲王国,在西班牙王国建立初期,曾保有自己的传统与政治体制。直到1714年,为了西班牙王位继承权,巴塞罗那围城战役爆发,加泰罗尼亚加入到反西班牙的一方,却被盟友抛弃而毫不知情,几乎是孤军奋战14个月后,这座城池被攻陷,4千多人死在战场之上。   西班牙新国王菲力五世登基后,便马上颁布了《新基本法》,废除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还禁止当地以加泰罗尼亚语为官方语言。   这几乎是最令加泰罗尼亚人愤怒的措施,从此也开启了加泰罗尼亚不断反抗的历史。   19世纪开始,加泰罗尼亚成为西班牙第一个工业化地区,首府巴塞罗那成为西班牙的工业中心。工业发展促使了中产阶级的成长,他们不仅怨恨中央政府的干预,也开始恢复基于中世纪加泰罗尼亚的荣耀与民族认同感。   1874年,第一共和国解散后,被称为“加泰罗尼亚主义”的政治运动开始发展,1886年,加泰罗尼亚首度庆祝民族日――当地政治家自此开始考虑本区域的问题;商人也转而关注地区自身;著名诗人琼?马拉加尔也在此时发表了他的著名诗篇“再见西班牙”。   1914年,是加泰罗尼亚在20世纪做出的第一次自治尝试,他们将巴塞罗那、赫罗纳、塔拉戈纳和莱里达的四个加泰罗尼亚大区团结到一起,共同协调资源,加泰罗尼亚的道路、港口、铁路和水利工程都进行了大幅度的现代化改造,在自治区内还建立了教育机构,并提供基本的医疗服务。   随后,20世纪西班牙第一个独裁者米格尔?普里莫?德里维拉开了历史的“倒车”,这位被历史学家普遍认为是“无能的独裁者”的前首相,在1925年将加泰罗尼亚自治的努力统统废除。   1931年,随着第二共和国的到来,加泰罗尼亚再次获得自治权,开始重建自治政府。   但这一次的自治更是好景不长,西班牙内战和弗朗西斯科?弗朗哥的独裁时代再次粉碎了加泰?_尼亚人的梦想――巴塞罗那于1936年被弗朗哥收入“囊”中,整个地区很快就陷入黑暗的镇压时期。   毋庸置疑,代表自治和独立的加泰罗尼亚马上成为了弗朗哥的重点打击对象,在这期间,加泰罗尼亚有数千人被处死、监禁或流离逃亡,自治再次被废除,加泰罗尼亚语又一次被禁止使用。   直到1975年,弗朗哥逝世,西班牙终于进入了民主转型期,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成功恢复,但也同时成为了这个单一制国家17个自治区中的一个。   停止“输血”、诉诸公投   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经受住了选举失败、银行业风暴和党内腐败丑闻的考验――并不是靠政治上的大胆、政策上的灵活,而多是小心谨慎,等待时机。   但加泰罗尼亚一直是摆在他面前的难题。   如今的加泰罗尼亚,面积有3.21万平方公里,约等于比利时,人口约有757.1万。自治政府可以决定当地的健保与教育,有自己的议会、行政长官和部分立法权。   尽管如此,昔日的压迫,民族、语言、文化的不同,令加泰罗尼亚仍然极度渴望独立。   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自己很有钱,却要补贴这个心中并不认可的“祖国”。   即便是在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之际,加泰罗尼亚也是全西班牙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而且该区人口只占西班牙全国总人口的16%,却每年能为西班牙的GDP贡献19%。令加泰罗尼亚民众深恶痛绝的是,他们每年约为西班牙贡献20%的税收,却只收到中央政府少得可怜的财政拨款。民众深感自己在为西班牙“输血”。他们相信一旦独立,经济形势定会得到改善。   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自己很有钱,却要补贴这个心中并不认可的“祖国”。   即便是在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之际,加泰罗尼亚也是全西班牙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而且该区人口只占西班牙全国总人口的16%,却每年能为西班牙的GDP贡献19%。令加泰罗尼亚民众深恶痛绝的是,他们每年约为西班牙贡献20%的税收,却只收到中央政府少得可怜的财政拨款。民众深感自己在为西班牙“输血”。他们相信一旦独立,经济形势定会得到改善。   2006年,加泰罗尼亚议会通过新的自治宪章,把加泰罗尼亚称作“国家”,渴望与西班牙平起平坐。当时的西班牙执政党立马向宪法法庭提出诉讼,最终,宪法法庭在2010年判定自治宪章部分内容无效,但自那时起,加泰罗尼亚人的独立情绪陡然高涨。当年7月10日,他们在巴塞罗那举行了第一次重大示威,百万人高举“我们是一个民族,我们自己做决定”的旗帜走上街头以示抗议。   2014年,受苏格兰独立公投影响,加泰罗尼亚也计划举行独立公投,这时正值首相拉霍伊执政期间,他向西班牙宪法法庭提告公投违宪――毕竟西班牙宪法第二条中提到,要维持“西班牙国家统一”以及这是“所有西班牙人共同且不可分割的祖国”。   最终,加泰罗尼亚自治政府把公投改为“公民咨询”,属于“意见表达”式投票,结果参加投票的8成加泰罗尼亚人支持独立,再次激发了“闹独立”的情绪。   而近三年,拉霍伊的处境更难了。   2015年,加泰罗尼亚议会选举中,“独派”政党取得绝对多数席次,新议会随后通过决议案,称最快18个月内将从西班牙独立。   今年9月6日,独立公投法案终于通过,加泰罗尼亚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签署法案生效,交由加泰罗尼亚选举委员会准备公投。若公投过关,加泰罗尼亚预计在48小时内脱离西班牙独立;如果没过关,议会将立刻改选。   拉霍伊当然又坐不住了,他表示只有获得中央政府许可,才能举办独立公投,并就此向宪法法庭再次提告。   第二天,宪法法庭便裁决暂缓执行加泰罗尼亚自治区议会通过的独立公投法案。“不用上街,我向你们保证,10月1日不??有什么公投。”拉霍伊说。   一场中央与地方的对峙终于开始。   巴萨“沦为支持独立运动的宣传喉舌”?   “.cat”域名一直是爱猫人士想要“攻陷”的领域之一,可实际上,该域名与猫并无关系,而是属于加泰罗尼亚的自留地。   近来,这个域名也搅入了政治。9月20日,负责“.cat”域名的punt CAT组织在社交网络上称,他们的办公室被西班牙警察突击检查,一名高级管理人员被逮捕。   相关人员在“推特”上?Q,西班牙政府要求该组织删除使用“.cat”域名,且和公投有关的所有消息。   查封只是西班牙政府打击“挺公投派”势力的其中一步,西班牙警方还从一家物流公司没收了4.5万个印有加泰罗尼亚政府标志的信封,开始蹲点调查一家疑为公投印选票的印刷厂。同时,西班牙政府也在大力搜查投票箱的所在地――据媒体透露,因为怕被没收,6000个投票箱被存放在了一个秘密的地方。   因9月11日民族日游行的照片中,几位市长吸引了目光,中央政府进而要求加泰罗尼亚地方检察官,传唤所有支持、组织公民投票的加泰罗尼亚自治区市长与地方官员谈话。   “如果不接受问询召唤,将遭到警方逮捕。”警方向积极响应公投的市长和官员们喊话,也正是这些行为,逼得700多名市长在16日走上街头。   不仅是市镇级官员,9月20日,独立公投前11天,西班牙警方突然搜查了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办公室,还逮捕了14名区政府的高级地方官员,其中包括地区政府中主管经济的秘书长何塞普?马里亚?何维,逮捕理由是他们滥用公共资金和纳税人机密资料。自那天早上开始,加泰罗尼亚政府经济部门、外事部门和主席办公室所在建筑均被搜查。   长期以来,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独立运动一直以和平方式进行,但逮捕行动却打破了长期以来的和平局面。9月21日,数千名抗议者走上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街头,抗议中央政府――这已经是自9月11日以来,巴塞罗那街头的第三次大规模集会。   “我想再次确认公投将如期举行。”加泰罗尼亚自治区主席普伊格蒙特向民众喊话不会放弃,并指责中央政府让自治区陷入了紧急状态。他还将此次搜查逮捕行为,与弗朗哥时期的中央集权压迫比较,“我们不能接受重回黑暗时代,政府应该崇尚自由和民主。”他说。   加泰罗尼亚居民也因为这场独立公投陷入分裂:根据加泰罗尼亚民意研究中心7月的民调结果显示,41.1%的受访者支持独立,49.9%的人反对,但是约7成的人希望举行公投,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似乎,这场运动还波及了西甲著名劲旅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   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成立于1899年,管理阶层、球员到球迷都有着强烈的加泰罗尼亚身份认同,早在1910年就将加泰罗尼亚语定为官方语言,球迷对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的昵称“巴萨”和“红蓝军团”均是加泰罗尼亚语,而且每当球场播放西班牙国歌时,球迷的嘘声常把歌曲盖过。   今年5月,该俱乐部公开表示,支持独立公投,这让一些人因此对巴塞罗那改变了态度。   51岁的索列尔一直是巴萨的忠实球迷,也曾是巴萨员工,但如今他并不支持他们的做法,认为巴萨已经“沦为支持独立运动的宣传喉舌”,并说“他们忘了,巴萨的支持者来自全国各地。”   而若加泰罗尼亚独立成功,巴萨也会退出西甲联赛。   9月22日,西班牙首相称,如果不撤销10月1日的公投,他们将作出更大规模的“伤害行为”。而司法部长也曾表示,10月1日当天,加泰罗尼亚的街道上可能会发生“状况”。   “我们拭目以待。”一名上街抗议的年长市长说,他毫不惧怕。   (摘自《看天下》)

卧龙亭